一名空军中校退役后,做了这样一件事……

  他曾是一名空军中校,

  而如今的他身份是一名退役老兵,

  一名支教多年的老师。

  

  剪辑自《军事纪实》

  邱玉君曾是空军的一名中校,2009年根据有关政策,邱玉君自主择业,来到辽宁省葫芦岛市老大杖子乡支教。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。

  

  邱玉君最喜欢穿的还是军装,虽然已经没有了领章和帽徽,但他觉得穿上这身衣服,自己就还是一名军人。邱玉君说:“国家给了我一笔退役金,我想我要是光拿着这笔退役金,我心中有愧,所以我就选择了去支教。”

  

  第一次走进教室,邱玉君有点不太适应。地面坑洼不平,桌椅吱嘎作响,一块简易黑板已露出木头的底色,冰冷的教室里,孩子们穿着单薄的衣服,冻得瑟瑟发抖。邱玉君转身走出教室,擦了擦潮湿的眼角又回来,开始他的第一堂课。

  

  除了正常的教学,邱玉君还自掏腰包资助贫困学生。杨金芳,是邱玉君2012年起就开始资助的一个学生。杨金芳的父亲,把邱玉君的每一笔资助都清清楚楚地记在了一个账本上。他说,要让孩子长大后知道是谁帮助了她。

  

  面对杨金芳父亲的感谢,让邱玉君有些忧虑。他说,其实自己更希望的是她忘记,他不希望孩子始终生活在一种压力下,始终觉得自己是在别人的资助下长大的。

  

  老大杖子乡位于辽西山区的最西段,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教师资源紧缺。在这里,邱玉君并没有自己的房子,而是借住在义杖子小学,这个简单的房间只是一个栖身之处,并没有任何家的感觉。简单地煮上一碗面条,拌上一块豆腐乳,这样的生活,从邱玉君支教开始持续了7年。

  

  “在村里多年,我们就没见他吃过肉,经常是清水煮面条。他说是图方便,可我们知道,他是不舍得花钱,他的钱都花在学生身上了。”“这么多年,我们就没见他穿过新衣服,一年四季都是那身旧军装。”提起邱玉君,村民们讲到动情处,常常哽咽。

  

  邱玉君支教多年,觉得最对不起的是家人,自己在部队的时候就是两地分居,后来退役了又选择了去偏远地区支教,生活中的重担几乎全部扔给了妻子。

  

  很多人都劝邱玉君:“回来吧!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。”邱玉君苦笑着:“原来我过得不是正常人的生活,或者说,他们埋怨我不是一个正常人。”

  其实邱玉君也迷茫过,一次放寒假回家,他去学校接女儿,女儿很兴奋地拉着他,在校园门口站着,就是不肯走。等班里的同学出来,女儿主动地打招呼说,“嗨,我爸爸回来了!”几乎每过一个同学,她都会说一遍。后来邱玉君才知道,原来很多人以为自己的女儿没有爸爸。

  

  2013年,邱玉君3年支教约定期结束,回归家庭正是妻子和女儿所盼望的。然而,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,她们等来的却是邱玉君继续支教的消息。而改变他想法的是12封感谢信,是1821个红手印,是一整本村民和孩子们自发的签名。

  

  “山里的孩子们太苦了。他们没见过‘变形金刚’,没吃过‘奥利奥’,但他们特别尊敬老师,对知识的渴望也特别强烈。冬天,许多孩子的手冻裂了,握笔时出血仍坚持写字。下课,他们围着炉子烤手时总会特意给我腾出空地……”说起学校的孩子们,邱玉君总是止不住泪水。也许,这就是他坚持下去的意义吧。

  

  邱玉君的班上有13名学生,9名是留守儿童。邱玉君刚去时问他们的理想是什么,好多孩子的回答是像父亲一样出去“抹灰”(做泥瓦匠)。如今,他们的理想是考上大学,去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

  一个人走在大山里,邱玉君时常会想:“如果这时候飞过一架军机,我能望到它,它是空中一个向前疾驶的点。如果他往下看的时候,能否看到我,看到在群山之间,也有一个徐徐向前的点。”

  

  22年的军旅的生活,邱玉君早已打下了军人的烙印,在他的脑海里,还是战机驰骋的画卷,还是军人昂首阔步的形象。

  

  放学后,孤独的时候他会坐在山头上望着回家的必经之路,也是山里通向外面的唯一一条路。这条路,对他而言,如一条时光隧道,在这隧道的两端,一端是都市,一端是山村;一端是家人,一端是学生;一端是妻儿对他早日归来的期盼,一端是我对祖国美好明天的追寻……

  声明:来源央视军事,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责编:赵瑞交

  来稿请发邮箱yangshijunshi001@163.com

  猜你喜欢

  泪目!19岁战士牺牲,再有一个月他就要退伍

  死亡究竟离我们有多远?军人写下的这些遗书,让人泪奔

  近日,一则让人寒心的视频刷屏朋友圈……

  致敬!他在海岛上一守就是22年

  央视军事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